香港人權 - 2017-08-21
對16位青年因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被判入獄的聲明

 只願公道如水常流,正義像川流不息的江河!

 

這星期內,十六位青年因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被判入獄六至十三個月。其中十三位因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嘗試衝進立法會,另外三位則為爭取民主普選而帶領群眾衝進公民廣場。

 

法庭和社會輿論,均指責他們的衝擊行為「暴力」,甚至稱判決為「撥亂反正」。然而我們身為天主教徒,必須指出:抽空社會脈絡、只注目單次的衝擊行動,繼而批判,實在不公無理。教宗方濟各教導我們:「社會和平不可被理解為講和,或純粹不動武,只因為社會的一方強力控制另一方。真正的和平也不可用來作藉口,為了合理化一個使窮人噤聲或安靜的社會架構,因此更多的富人能逍遙地翼庇他們的生活格調,而其他人則必須湊合著過日子。」(《福音的喜樂》勸諭,218)衝擊行動前,是一次又一次的溫和請願、示威、遊行。然而威權政府無動於衷、一意孤行,議會則因功能組別以及分組點票等不民主制度而令民意無法伸張。這些制度本身就是「暴力」。法庭所謂的「和諧」、「進步」,都只是翼庇既得利益者的藉口。

 

真福羅梅洛主教曾經在講道中,指出其國家薩爾瓦多的暴力有四種:自發的暴力、煽動或恐怖主義的暴力、鎮壓暴力,和制度暴力。羅梅洛主教反對所有暴力,卻明確指出,四者之中,「最嚴重的暴力形式就是……『制度暴力』」。譴責、批判犯法者,是很容易的。但耶穌邀請我們看得更深入。不要只看經過剪輯的新聞片段,而要用心分析,認清現存的政經制度和社會架構,從而找尋暴力的根源。而制度暴力,方是一切暴力的根源。

 

政府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與地產商勾結合謀,漠視村民權益。二〇一四至一五年,反對計劃的村民和公民舉行多次集會,反對撥款,在多個場合表達意見,但政府完全無視之。及至六月十三日,涉嫌有利益衝突兼零票當選的財委會主席吳亮星阻止議員提問,要把議案付諸表決。在立法會外集會的示威者見議會將暴力通過撥款,方決定衝進議會表達訴求。其後警方清場,更有示威者被警察在警車上毆打。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北京人大宣布「八三一決定」,關上普選的大閘,打擊多年以來的民主化運動。政權高傲野蠻,學生衝進本來開放的公民廣場抗議。警方以武力清場,拘捕示威者。後來觸發大型佔領。

 

這個城市,本來就不應如此。「政治權力應合乎人道地執行正義,尊重每個人的、特別是家庭的和受剝削者的權利。在公益的大前提下,與公民資格相連的政治權利,可以,而且應該給與人民。」(《天主教教理》,2237

 

假如人權受到保障,公民權利得以伸張,人民可以一人一票選舉政府首長和全體立法會議員,地區規劃可以由下而上,誰人會願意衝擊?人為何要公民抗命?「若執政當局發出的指令違反道德秩序的要求、人的基本權利、或福音的教導,公民依照良心有責任不予順從。若執政當局的要求違反正直的良心,則在服務天主與服務政治團體的區分上,得到拒絕服從政府的理由。」(《天主教教理》,2242

 

教會教導我們:「誰有或可能有資格擔任這困難而極其崇高的政治工作者,應善自準備,並以公而忘私及不圖賄賂的精神,努力執行其任務。他們應以完整的品格及智慧、和那不仁不義及高壓作風相鬥爭、和那一人或一黨專政及不能容物等惡勢力周旋,並應以誠實、公平、乃至仁愛、勇毅,獻身於公共福利。」(《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75

 

法庭的判決,漠視「制度暴力」,把所有行動抽離政經脈絡,並拒絕去理解反抗者的困局與理念。我等無法接納。我們謹向那些勇於和惡勢力周旋的朋友致敬。願我們都能懷著誠實、公平、仁愛,和勇毅,在艱難中並肩同行,共同進退。

 

只願公道如水常流,正義像川流不息的江河!(亞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