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發展
2005-10-10 2005年正委對香港政制改革的立場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對香港政制改革的立場
 
我們是一群關心香港社會發展的天主教徒,本著教會的訓導及社會公民的身分,我們一直積極關心及參與社會事務。我們相信上主創造人,是讓人活出生命的尊嚴,以及共同參與治理世界和關懷鄰舍的職事。因此,每個基督徒都有責任參與和建立一個全民普及和平等的民主制度,讓每個公民都可以(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這是上主賦予人基本的權利,亦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訂明的普世價值和法律準則。天主教教會對民主制度給予相當高的評價,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百年》通諭(Centesimus Annus)中,引述前任庇護十二世的講話指出:「民主政制,由於能夠保証人民得以參與政治抉擇過程,及保証被統治的民眾有機會選出向他們負責的統治者,並得在適當時以和平手段更換他們,故此獲得教會相當高的評價。
 
公平公開政制檢討
自從二零零二年港府提出國家安全條例草案以來,我們更深切體會到民主政制可貴之處,若果沒有一個由人民普選產生出來的政府,接受市民的問責和監察,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便猶如一隻蠢蠢欲動的猛虎,對人民的安全及基本人權構成重大威脅。
參與去年七月一日的大遊行的群眾,不滿的不單是對港府推行國安法的不滿,亦突顯了公眾人士對民主政制的訴求。港府在大遊行之後一次又一次公開承諾會聆聽市民的需要,會尊重市民的意見,因此,我們要求港府儘快對未來的政制改革進行公眾諮詢,並肩負起教育公眾的責任,公平公開地推動有關之諮詢工作,收納民間的意見,並喚起市民大眾的關注和引發討論,我們相信,全港市民的積極參與將會是諮詢過程成功的關鍵。
 
零七零八年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
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六年多以來,香港社會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重大事故(包括金融風暴,失業率高企,人大釋法事件,非典型肺炎等等),令廣大市民對特區政府失去信心。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二十五條指出,每個公民都享有權利和機會,在真正的定期的選舉中參與選舉及被選舉。公約切的標準包括每個公民有「不受區分」、「不受不合理的限制」的權利,及參與「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和機會」。
目前特區政府的政治制度顯然並不符合公約的要求,行政長官及問責官員並未能向市民問責之餘,亦無法向廣大市民證明其施政的認受性。此外,市民亦不可能透過目前的選舉制度,去更換在施政上頻頻犯錯的官員及行政長官,由於行政長官只是由八百人小圈子選舉產生,因此其施政亦不會以市民利益為依歸,因此,為確保市民的權利不會被無理剝削,及市民的監察權可得以有效地行使,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必須要由全民普選產生,港府當前的急務,是必須立即回應並落實市民對普選的訴求。
 
基本法框架內的可行性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及第六十八條第二款中,均對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方式有具體及詳細的闡釋。第45 條第二款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第68 條第二款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由此可見,發展民主政制,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是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最終目標,而零七及零八年的普選是完全符合基本法內的規定和要求。
自一九八二年開始,香港已經有首次區議會選舉,及在這廿多年間,港人已經歷多次區議會,市政局,區域市政局及立法會選舉,而選民登記的數字及投票率亦一直上升,可見無論在政府方面抑或在市民在選舉期間的參與,均日趨成熟,我們相信,港人有絕對的條件和權利,用一人一票方式,選出特區的行政長官及全部立法會議員,令問責制得以真正的落實。
 
港府應向港人作出交待
最近在政制檢討的問題上,不少中方法律專家及前基本法起草成員紛紛發表意見,並企圖對參與及組織七一遊行人士作出負面的定調,甚至在港人要求普選的大前提下設下多層限制。我們強烈要求港府如實地向中央政府反映港人對普選的意願之餘,亦必須向中央政府爭取港人自行處理香港政制問題的權利,以貫徹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的原則。港府必須儘快就政制問題進行諮詢,並向公眾發出諮詢文件,以公平、公開的態度和原則對公眾進行諮詢,不要糾纏在無關痛癢的問題上,令香港的民主化發展受到不必要的阻撓及窒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