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及立場書 - 人口政策
2010-01-19 人口政策和準來港婦女的分娩收費問題

 

香港的天主教會一向重視家庭價值及家庭團聚,在居港權,甚至是中港家庭的議題上,即使引起廣泛的爭論,我們仍然是堅持和珍惜這原則。與其千方百計阻止,我們認為應盡力和想辦法大方地接納內地家人,即使要付出一些精神上及經濟上的承擔,也是需要的,因為他們是港人在內地的家庭,本身也是香港社會的一份子。
 
近年來特區政府官員經常將家庭掛在口邊,但在其施政方面,我們卻經常見到與家庭背道而馳,甚至成為拆散家庭,令家庭破碎的元兇。
 
行政長官曾蔭權在2009 年的《施政報告》強調要提倡家庭價值,指不少社會問題如青少年吸毒、賣淫、疏忽照顧老人及幼童等現象,都與家庭有關,因此家庭議會除了要開展所謂全港『開心家庭運動』,宣揚家庭核心價值之外,曾特首亦責成家庭議會應從家庭層面著眼,就社會問題作重點研究以及建議緩解問題的新政策方案。
 
在2008 年的施政報告,特首曾蔭權表示會持續發展以家庭為本及多元化的服務;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亦在同年於報章撰文表示,重視家庭一向是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只有家庭和睦,社會才會和諧。策發會後來又建議政府日後應扭轉目前以個人為本的政策方針,轉以家庭為本及鞏固家庭完整出發,檢討目前促使家庭有欠和諧完整的政策,減低問題協助家庭脫貧。
 
特首在2005 年的施政報告中表明:「重視家庭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觀念,和睦家庭是和諧社會的基石」。在2006 年施政報告中,亦提出成立一個「綜合、整體、高層次的《家庭事務委員會》,而在要建構家庭友善的社會下,需要各方面,包括社 區、鄰里、學校、商界、傳媒、宗教團體、非政府機構等,與政府積極合作」(施政報告第四十二段)。
 
可惜的是,我們聽到的只是口號,在政策的實施上,我們見到許多對中港家庭不友善,甚至是打壓的政策。單就家庭議會而言,自2007年底成立以來,其工作集中於宣揚家庭核心價值的推廣活動上,而在政策層面上對推動家庭為本的工作明顯不足,而且對家庭的觀念亦明顯有所偏頗,並沒有全面了解香港家庭的問題。所謂的「開心家庭運動」,究竟誰有權令家庭開心與傷心?一個中港的家庭,從結婚開始,申請單程證讓太太來港團聚,期間以雙程證在港生活,不能進修和學習;想生兒育女開枝散業,卻要繳交高昂分娩收費,取得單程證在香港生活後,又面對著形形式式的社會歧視,如福利權、政治權和住屋權利都要在生活七年後才可落實,試問這個家庭如何生活得開心?家庭議會對中港家庭,究竟有幾多了解?從行政署是次交立法會的文件中得知,家庭議會的意見,與實際家庭面對的問題有很大的出入,如果稍為對現行政策和現實有所了解的話,都不會認同目前對非本地婦女產科收費這些充斥著歧視的安排。
 
分富或貧的家庭價值
特區政府自2004 年起一刀切的提高內地婦女在港分娩後,表面上是回應是本地孕婦的訴求,但實際上卻顯示了港府的短視和對內地人的偏見,有關政策帶來的漏洞和問題,卻一直存在於社會之中,特區政府只是視而不見。有學者就曾經指出,這措施是一個「隱藏」的人口政策,即當提高了孕婦分娩收費後,能夠來港的就只有較為富裕的內地的孕婦,而富裕家庭的小朋友,就應該是高質素的小朋友,這對香港未來的人口有好處。意思是,香港確實需要增加人口,但不是一個無限制、無檢查、無條件的接收,因為這對香港有負面的影響。特區政府的政策,是要保證香港能接收到來自富有家庭的小朋友,這樣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便會成為好事。
 
特區政府嘗試透過增加收費,以「控制」內地人來港產子的數字,以為可以用高昂的收費,可以將港人在內地的親戚嚇走,卻忘記了每個人應有的尊嚴,每個人都應該受到尊重和平等的待遇,需知道所謂的「準來港孕婦」,是香港人在內地迎娶的妻子,她們雖然在港持的是旅遊證件,但身份是港人的配偶,是未來孩子的母親,亦是香港家庭的一份子。她們之所以可以在港持雙程證在港逗留三個月,甚至是一年,完全是因此她們是港人的內地配偶,並非旅客。
 
由於歷史、血緣及地理不同的因素,中港婚姻存在已久,中港分隔家庭亦是香港特有的家庭模式之一。但一直以來,特區政府的施政總是有意無意之間忽視香港這個特殊的現象,以及這些家庭的特殊情況。在香港的發展及規劃上,過去亦製造了不少的社會問題,造成了香港社會的嚴重分化。內地孕婦的問題亦然,香港政府一直掌握回國內娶妻的情況,卻沒有任何措施及計劃,近年甚至把公立醫院的婦產部門縮減,在服務供不應求的情況發生時,卻把問題轉嫁至這些準來港婦女的身上。生育是人生大事,更是一個家庭的事,故此政策不應單純將責任放在婦女的頭上,而應以整個家庭作考慮。
 
落實家庭團聚政策
中港兩地家庭的問題主要是香港及大陸缺乏家庭團聚的政策,一個家庭長期分隔,必然比其他家庭面對更多的困難。在現行計分制下,國內的妻子輪候來港一般要等四年,在這期間生兒育女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由於太太在未獲單程証時,多以雙程証身份在港生活,照顧家人,在港產子亦是理所當然。分娩政策迫令他們要回國內產子,等於延長家庭的分隔時間及問題。要長遠解決,家庭團聚政策要儘快落實,縮短內地妻子的輪候時間,而不是以政策製造更多社會問題。其中,政府應再次檢討人口政策對香港新來港及中港分隔家庭的影響,作出適當的修訂。
 
我們知道,內地孕婦在港分娩的收費,是由政務司司長督導的人口政策小組制定,因此,我們認為政務司司長有責任行出來向廣大的中港家庭作出交待,究竟特區政府口中所說的以家庭為本是甚麼一回事,中港家庭的福利是否包括在港府的政策製定內,除了一些歧視性的政策之外,特區政府究竟可以如何為中港家庭提供協助?
 
早幾天特區政府在立法會這裡強行通過高鐵撥款,又說香港不可以成為中國的孤島,又說不能與中國脫軌,但當討論到中港家庭的團聚問題時,就立即以資源有限,不能照顧所有中港家庭為理由,推卸責任。我們想指出,即使高鐵能縮短香港人前往廣州的時間,由100分鐘縮短至48 分鐘,又或真的縮短了香港人前往內地各省市的時間,或如港府的宣傳所言,香港成了華南地區的交通樞紐,那又如何呢?當香港人在內地的太太、子女想來香港與家人團聚時,港府卻說資源不足,可見鐵路發展計劃只為經濟發展,不是為家庭團聚。高鐵只是硬件,於協助中港兩地家庭融合的政策問題上,特區政府仍然是交白卷。
 
我們常說與內地融合,但這融合不能只是建築在經濟利益上,應是本著一家人的心態來看待內地人,如香港社會能實踐到聖經中常用的話語:「愛我的近人如愛自己」的話,才能有真正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