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及立場書 - 人口政策
2009-06-29 對內地孕婦收費的立場書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是一個關心香港社會發展的天主教組織,秉承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精神,正委會在討論和倡議有關社會、民生政策上所持的原則,都是以貧窮人為優先,以表達教會對貧窮人的愛和沉默者的關顧。

基於此重要的信仰原則,正委無法認同在過去幾年來,醫管局對內地孕婦,特別是準來港孕婦的收費方案。
 
翻查過去紀錄,我們發現由由1995年至1998年,出生率持續下降,醫院的產科服務需求漸少,因此醫院管理局重整全港產科服務,將分佈在十二間醫院的產科服務,縮減至八間醫院。
 
其後幾年,醫管局陸續將港島西聯網的贊育醫院產科併入瑪麗醫院;九龍西聯網的聖母醫院產科合併到廣華醫院;新東南聯網的明愛醫院產科服務,也是同樣原因要併入瑪嘉烈醫院產科部;新界北聯網的博愛醫院產科部,一向沒有產科病床,只與屯門醫院產科掛鉤,故也會一併加入後者。
 
按同一考慮因素,1998年一些新設立的醫院,例如大埔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北區醫院,以及在1999年啟用的將軍澳醫院均不會有產科服務。而那打素醫院甚至把已訂購一批接近三百萬元的婦產科醫療儀器,轉往該院的婦科或其他醫院使用。
 
終審法院於 2001年,已經就莊豐源案作出判決,容許所有在港出生的嬰兒,不管父母是否港人,都可擁有居港權利,判決時終審法院已經指出,當時約有 2,200名相同身份的孩子在港。但醫管局和港府,不單沒有為終審庭的判決作出任何準備,而且更視而不見,任由醫院產房的情況惡化。
 
醫管局文件顯示,由2000年至2001年度開始,政府將不撥款予醫管局支付職員跳升薪級點的支出。無可奈何下,醫管局唯有從其他途徑省錢。
由於出生率下降,醫管局承機收縮婦產科醫生的培訓。在2002年至2003年度的招聘中,醫管局分別招聘284名駐院醫生,及為醫科畢業生提供300個職位,但當中產科醫生分別只有7個及6個。
 
在2003年,醫管局削減1,200張急症普通科病牀,全港五大醫院聯網總監,獲通知需要執行分攤削減1,200張病牀的任務,以應付節流的要求。瑪麗醫院被削減10% 病牀,由於受出生率下降影響,婦兒產科更成為削病牀的「重災區」,減幅比其他專科高。
 
2004年,前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公佈的人口政策報告書中,率先提及要增加內地孕婦的收費,由非本地居民三千多元一天的費用,增加至 $20,000元 的套餐。2006年,醫管局再藉著審計署的報告,指內地孕婦走數的數字直線上升,為要保障本地孕婦的利益,於是再大幅增加至 $39,000。按審計署的報告,2003 至 2004年期間,非本地居民生產的嬰兒出生率,佔本地的 25%,而 2005 至 2006 年期間,比例上升至33%。如按醫管局的邏輯,增加收費是否真能起阻嚇內地婦女,保障本地孕婦的作用?
 
當然,增加收費的效果,沒有令本地孕婦受惠,反而令公立和私家醫院的收入大幅上升。幾間私家醫院在 2007 及 2008 年底的收入大幅增加,而且員工在年底更獲分花紅。醫管局更不在話下,即使在 2003 年非典疫症後,醫管局高層仍獲發逾 1,000萬花紅。2005 至 2006年度醫管局的赤字高達 12億 3千萬元,但五名最高薪的行政人員薪金,包括三位聯網總監,年薪酬福利達 1,700多萬元。
 
2007至2008年,醫管局五名高層獲加薪3%至7%,他們的五人的薪金開支達1,894.4萬元,較對上一個年度增加近一百萬元。
 
2008年經濟不景,加上醫療失誤無日無之,該局五名高薪管理層卻獲得加薪3% - 7.6%。不僅如此,由於架構臃腫,在醫管局內年薪超過二百萬元的管理層就有五百人之多。
 
去年12月,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回覆立法會的書面提問中指出,由2007年2月至 2008年10月31日,醫管局因應內地孕婦的總收入為約六億元。期間只新增產科病床有74張,14名醫生及31名護士。
 
由上述一連串的數字此可見,在這一場內地孕婦與香港孕婦的「戰爭」之中,醫管局坐收漁人之利,受害的是兩地孕婦,更無辜的是準來港婦女,她們不單要忍受漫長的等候,不斷來往中港兩地與丈夫生活,而且更因懷孕而承受沉重的經濟壓力。
 
作為一個提供公共服務的機構,醫管局不單沒有「做好自己份工」,肩負「救急扶危」責任,反而「趁火打劫」,在內地婦女的傷口上灑鹽,不少家庭因為昂貴的收費而進行流產,或因此患上抑鬱症,懷孕由喜事變壞事,香港的公立醫院,是否仍然尊重病人和生命?抑或已成為牟利機構,港府的生財機器?

在醫管局的網頁內,醫管局認為他們有需要向「公眾建立關懷病人、竭誠服務、具高效率、善用資源及通力合作的服務形象」。因此,我們促請醫管局重拾醫院的基本理念,重新檢討對內地孕婦的收費政策,從善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