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及立場書 - 人口政策
2006-12-31 人口政策2006建議書

 

我們是一群關心香港社會發展的天主教徒,本著教會的訓導及社會公民的身份,港府於2004年實施的社會福利政策,收緊來港不足七年的新移民領取綜援的規定,我們對此感到非常遺憾和不滿,因此特函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提出以下意見及建議,並引出歷年來天主教教會的社會訓導供各位參考及作指引。
 
人口政策製造社會分化
2004年1月份實施收緊對來港不足七年的新移民之福利政策,明顯是一項帶有歧視性的措施。過去多年來,港府、福利團體,民間組織及教會團體均投放不少資源,以協助新來港人士儘快融入社會,與本地居民和諧共處。但很可惜,港府卻不停以多項歧視性的措施提醒市民「新舊有別」。事實上,新來港人士來港後,除了要適應語言、生活習慣和方式的不同之外,還要時刻忍耐港人的歧視目光,而港府為此更有責任,為新來港人士提供支援和協助,而不是透過種種措施「引導」港人集體歧視,集體自私。

 

任何人都有完整的權利在其所隸屬的地區內定居或移居;並且如有正當原因,亦有權利向其他國家遷移及定居。一人如為某國國民,並絕對不阻其成為人類大家庭中的一員,或成為由全人類所組成的世界性團體的公民。(《和平於世》通諭25)
 
新來港人士的貢獻
過去幾十年來,新來港人士為香港的基礎建設提供不少勞動力,為香港的現在和將來帶來更多新的發展和機會。新來港人士對社會服務及消費服務的需求,整體來說是有助增加工作職位及商機。社會因而需要更多老師、社工、警察、售貨員等。更多的商機亦代表投資將有所增加,長遠來說,新來港人士對香港經濟增長帶來正面影響。
 
新來港人士中成人佔相當比重。他們來港後將加入勞工市場。雖然很多剛來港人士起初難以在本地勞工市場競爭,失業率因而會輕微上升。可是,根據過往的經驗,新來港人士都十分願意自我調節,融入社會,最終能為社會作出貢獻。近年的經驗顯示,新來港人士使香港經濟發展較蓬勃,稅收增加,同時亦有助減輕政府的負擔。
 
新來港人士對香港經常賬的影響並不明顯,反而,移民將使消費品的需求上升,進口因而增加,但由於營商機會提升,預料也將有相應的資金流入香港,促進社會的經濟發展。
  
一視同仁的社會政策
事實上,新來港人士與本地人一樣,都希望被社會接納,為自己和家人締造美好的生活,但政府亦有責任照顧貧苦大眾,讓沒有能力自理的人士可得到尊嚴生活,社署的網頁內,就社會保障制度作簡介時指出:“經濟有困難的人士若得不到政府的社會保障援助,便會陷入極度困境”,“在本港,社會保障的整體目標,是幫助社會上需要經濟或物質援助的人士,應付基本及特別需要。”然而,我們目下所前,社會保障只是有限度地協助一部份香港市民,而且是刻意將部份人排斥於門外。
 
2004年人口政策報告書表面上雖然表示,會尊重家庭團聚的權利,和基本法賦予的居港權,但這些尊重亦是有限度的尊重。當來港人士持大量金錢或投資進入本港時,香港政府的態度不單止是尊重,而且無任歡迎。但當他們來港後陷於經濟和就業困難時,港府的回應只是冷漠的一句:申請人來港前應考慮清楚自己的經濟狀況是否適合香港,而且他們沒有持續的對香港經濟有貢獻等。事實上,家庭團聚是最基本的人權原則,不應有任何強加條件,港府一方面口說尊重,但在措施的執行上卻是被動的,具排斥性的和自相矛盾的。
 
《一個國家不能只以保障自己的繁榮,做為接受移民的標準,卻不考慮由於遭受苦難,而不得不要求友好款待的人》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2001年世界移民日文告
  
目前社會上的確有相當多政策,是以住滿七年為限,如申請公屋,投票權等,而身份證上的一粒星標籤,亦無形增加了新來港人士的就業困難。然而,這一切不合理措施的存在,並不代表合理,亦不代表我們要延伸和持續這些不公平的做法。港府目前要做的,是以公平和一視同仁的原則下,反省和檢討一切有關處理新來港人士的政策,令所有香港居民可享同等的權利和義務。
 
由於人有人性的尊嚴,故亦賦有權利參與國家的公共事務,共謀國民的公共利益……這種保障且應是有效的、平等的和合乎正義的。(《和平於世》通諭26-27)
 
難民與移民除遇上與文化、社會,有時甚或與宗教障礙有關的問題外,還有其他方面的困境,諸如失業問題,而向來是移民目的地的國家、如今也受著失業困擾;家庭破碎;服務不周;以及日常生活中他們面對的種種困難等。此外,收容國唯恐這些「異鄉人」的數目隨著人口增長、合法家庭團敘,地下經濟體系當中的非法招聘等情況而迅速增多,從而威脅到自己的身分。當和諧而和平的融合落空,就會出現自我孤立、與周遭環境關係緊張、自暴自棄的危機,導致負面後果甚或出現悲劇。人們發現他們「比往昔更加分散,在言論上更見分歧,彼此間亦見分歧,沒法取得共識與協議。」(《和好與懺悔》宗座勸諭13)
 
教會專注人道工作,以訓導和見證來啟迪良知,並鼓勵推行恰當的計劃、讓移民在個別社會之中找到安身之處,從而滿全其使命。《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98年世界移民日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