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5
一天一杯牛奶,震驚一個民族

一天一杯牛奶,震驚一個民族                                                        陳麗娜

近日中國網上流傳一首打油詩:『從大米裡,我們認識了石蠟。從火腿裡,我們認識了敵敵胃(毒農藥)。從鹹鴨蛋、辣椒醬裡,我們認識了蘇丹紅(毒工業染 料)。從火鍋裡,我們認識了福馬林。從銀耳、蜜棗裡,我們認識了硫磺。從木耳中,認識了硫酸銅。今天三鹿又讓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學作用。外國人喝牛奶 結實了,中國人喝牛奶結石了。日本人口號:一天一杯牛奶,振興一個民族;中國人口號:一天一杯牛奶,震驚一個民族。』

其實,對於國產奶粉,包括很多國產食品,人們不是沒有戒心的,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跑到外地,或者花幾百元買進口奶粉。三鹿奶粉,在出事前,是中國品牌, 國家免檢產品。普通的三鹿奶粉,大約十八元一包,四年前的安徽阜陽的「大頭娃娃」奶粉僅售八元,而消費者通常都是城市貧民和農村人口。

是次毒奶粉事件不僅使『中國製造』這品牌的名譽跌入谷底,也暴露了國家『棄農村、保城市』;『國家免檢製造特權企業』的不合理政策。為了穩定物價,確保城市不亂,政府一直對農產品、食品、種子、化肥和農藥都有嚴格的限價,而農民的糧食、牛奶、禽畜收購價被壓得很低。在2008 年初,國務院有幾項有關食品出口的政策連續出臺,包括取消農產品出口退稅、糧食出口配額限制和加徵農產品出口臨時性關稅,最近還實行對農產品價格進一步監 控的政策。這政策顯示了三點訊息:一、目前國際農產品的價格遠高於國內產品的價格;二、即使國外市場有獲取更多利潤的機會,也不允許內地生產糧食出口,而 只能國內賤賣。而國家的最低糧食收購價格三年來幾乎沒有什麼變化;三、即使國內糧食的生產成本再高,市場也不能通過較高的銷售價格給予彌補。如勞動力成本 的增加、化肥的漲價、運輸費用的增加等,都使糧食生產成本大大增加,但國家就是不允許農產品漲價。奶農養一頭奶牛,每天成本就要三十六元。牛奶收購價限得低,他們要養家餬口,就只能摻水,摻了水就要加「蛋白精」掩飾營養不足。企業為了營運要造假,地方政府為了稅利和政績,也在縱容造假。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的經濟運轉體系。

 

另外,「國家免檢制度」也造就一些特權企業。這種免檢制度原意是減少官僚機構層層的審批手績,毋須再受地方政府以產品質量不合格來「留難」,使貨品更易推出 市場。在此制度下,那些有一定市場佔有率的企業,其產品只要連續三次在省級以上質檢機構的檢測中過關,就可透過其所屬省市推薦,向國家質檢總局申請成為 「國家免檢」產品,有效期三年。獲此名譽後,各級政府及任何質檢機構都不能檢查,由企業進行自我品質監管。可是,正是這種免檢制度,奪去地方政府測檢部份 貨品的權力,因而造就不少全國性品牌,如三鹿、蒙牛、伊利等。目前,全國有超過二千二百種「國家免檢」產品,這些產品便成了一道「免死金牌」,有了這道 「免死金牌」,似乎任何涉及質量的問題都能被擺平。那些特權企業就更肆無忌憚,要他們自我監管,幾乎是不可能。事實上,任何企業缺少外部監管時,在利益驅 動下,即使它不主動在牛奶加入水和三聚氰胺,也會對奶農及收奶商的「加料奶」視若無睹,以增加產量及利潤。

無論是毒奶粉事件,還是屢禁不絕的礦難,或者是剛剛發生的山西潰壩事件,受難者無一例外都是底層平民。這些人,經濟起飛的好處和利益與他們無關,奧運的榮耀和喜悅也與他們無關,但是無論天災還是人禍,最慘重的結果每每無情地落在他們頭上,面對災難,他們甚至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民族的振興與他們無關,就只剩下震驚的份兒,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