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2
從奧運到毒奶粉事件  

從奧運到毒奶粉事件                                                                集思           

「十一」黃金周期間,不少人圍著鳥巢歡喜地拍照。究竟北京奧運留給中國的,除了各大型富現代感的建築物及基建外,還有甚麼?

 

在北京奧運上,中國官方多次讚賞奧運志願者的表現,不少人對他們亦留下深刻的印象。中國能順利地舉辦奧運,著實有賴這班人不計酬勞地付出。在另一層面上,亦反映出志願者及民間的力量正好補充國家力量的不足。

 

在 是次毒奶粉事件上,亦有一班同樣的志願者,因有感毒奶粉的受害者都是社會的低下層人士,基於社會使命感及對弱勢社群的關懷,自發組成了志願律師團,為受害 者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使更多家庭能得到公平及合理的對待。但同樣無私的奉獻,卻有著不同的命運。一些律師受到地方司法部門的施壓,指令不准插手毒奶粉事 件,甚至威脅若繼續插手,將面臨嚴重的後果。

 

這事件再次反映出,一些政府官員當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或所謂的「繁榮穩定」時,便可以將法治及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拋諸腦後;亦有些人會覺得要顧全所謂的大局, 不應將國家的黑暗面暴露出來。他們以為這樣做,就能維護到國家的「繁榮」及(一撮人的)利益。但毒奶粉事件帶來的連鎖反應已顯示,這只會令更多無辜生命受 害,所付上的經濟損失及政治代價更大。

 

其 實,中國最大的黑暗面是,不少政府人員貪污枉法、腐敗失職。對這種腐敗失職的官場作風,早就應該清除,胡溫在毒奶粉事件中,不是也痛斥一些幹部的失職嗎? 故此,為何不藉著是次民間自發的維權行動,讓法治及其價值內涵在官場及社會上紮根,這樣人民的生命及健康才能得到更有效的保障。從積極的意義去看,民間這 種自發的力量,正好補充政府在法律援助、調配社會資源及靈活回應社會問題上的不足之處,對國家的健康發展貢獻良多。中國政府應從奧運的經驗中,學習放寬對 志願者及民間力量的管制,讓每個人可以投入參與社會事務,盡上公民的權利及義務。

 

另 外,中國政府為實踐申奧時的新聞自由承諾,頒佈了對境外記者放寬管制的採訪規定,有關規定將於本月十七日自動廢止。中國官員表示將延續對媒體的開放態度, 並以新的制度取代,但現仍未看到具體的內容。我們期望奧運後,中國真的可以繼續走在開放及自由化的道路上,不只能讓國內的媒體與境外記者一樣,享同等的保 障,亦能改革種種打壓媒體的體制,包括打破中宣部控制報道內容的局面,使新聞自由進一步得以落實。

 

從 蔣彥永醫生撰文揭露非典型肺炎真相,而令更多人知所警惕防範,到媒體最近在毒奶粉事件上的追蹤報道,都可見訊息流通及新聞自由對民眾日常生活的重要性。在 毒奶粉事件上,三鹿集團及地方政府的瞞報,固然可恨。但其實,中宣部一直以來對媒體的監控,特別是奧運時的嚴厲管制,令早已接到消息的國內記者不敢報道真 相,禍害未能早點得到制止,亦同樣可恨。

 

奧 運留給中國的,除了富時代感的硬件外,更重要的應該是奧運精神所強調的和平團結、公平正義等普世文明價值,以及尊重人權的標準,這些都是需要執政者加以落 實和民眾持續地捍衛。然而,令人感嘆的是,政府官員呼籲企業家要有社會責任時,為何有些法律人士及記者欲一盡社會責任,卻得不到支持,而反遭受打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