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9
金融海嘯下,基層更需要基本生活保障  

金融海嘯下,基層更需要基本生活保障                                      葉寶琳                    

本文刊出之時,特首曾蔭權已公佈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最近社會最為關心的固然是金融海嘯,但對社會基層的貧苦大眾而言,由於他們根本沒有投資 的機會,因此現階段對他們的影響不大,但從過往的經驗看來,我們可以知道,基層人士承受社會經濟動盪的能力是非常脆弱的,在這個時候,政府更應該防患未 然,為基層提供基本生活保障,令他們不致成為風暴下的下一個受害者。

 

因此我們在這一次的施政報告中,必須留意關乎民生的兩項政策,一是最低工資立法,另一就是高齡津貼(俗稱生果金)的檢討。

 

目前全港有超過100 萬人生活於貧窮當中,有40萬勞工即使有工做也未能脫貧!政府卻逃避保障基層人士生活的責任,而於2006年實施「工資保障運動」,只有約30多間公司參 加「工資保障運動」,參與率只佔行內的1%,可見「運動」成效遠遜預期。除清潔及保安行業外,勞工市場內仍有很多低薪工種,各勞工團體的調查發現,超級市 場及便利店員工的平均時薪僅得20至22元、快餐店集團員工的時薪亦僅得16至20元、私營安老院護理員21.8元、速遞員也只有25元。可見政府如果只 為這兩個行業立法的話,根本就不能解決基層工人在職貧窮的問題。

 

而即使政府願意立法最低工資,當中工資的水平和日後釐定的機制,在社會仍然缺乏討論。天主教的家庭工資概念可為未來最低工資水平釐定提供了一個重要而以人為本的參考。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指出:「一個負責家庭的成人,他的工作的公道酬報,應該足夠使他能建立並恰當地維持一個家庭,並且對此家庭的未來能有保障。(《工作》通諭#19)同時亦指出,人性尊嚴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扯奪,亦基於這信念,任何人皆為平等,而在經濟發展底下,人無論屬於那一個社會階層皆不應淪為任何人作為生產財富的工具(《工作》通諭#15)。人不是為工作而活,勞動亦應有尊嚴,

 

另一方面,最近政府及相關人士不時向社會發出消息,表示行政長官可能會於《施政報告》提出調整生果金的措施,惟有關消息透露,政府會考慮為全部申請生果金長者引進入息審查。事實上,生果金是70 年代政府旨在回饋長者畢生對社會之貢獻及辛勞,讓他們體會社會的關懷和回饋的措施,普通高齡津貼(65-69歲須接受資產審查)每月只有$625,而高額 高齡津貼(70歲以上而無須審查)每月亦只有$705。香港社會現時在沒有一個可靠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下,生果金成為不少基層長者依賴的經濟來源,而基層 長者寧靠生果金也不願申請綜援過活,反映現行綜援制度未能有效幫助長者。我們贊同政府增加「生果金」,但若生果金引進入息審查,絕對有違生果金作為「敬 老」及「回饋」長者多年對社會貢獻的原則。讓長者真正可以老有所養,政府應盡快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為長者退休生活作出承擔;增加「生果金」,只是邁向 全民養老金的過度性措施,不能解決長遠休人口老化問題。

 

「工資保障運動」將於十一月作出終極檢討,而政府又稱會於今年底檢討生果金制度,因此,期望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上能提出能關顧弱勢社群的政策,讓他們在面對未來一段經濟衰退下可以有基本的生活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