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2
中國的國際關係

中國的國際關係                                                                  潘嘉偉  

近日有幾件事件值得我們再一次反省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如何看待與國際社會的關係。先是八月的北京奧運,然後是九月中被傳媒揭發毒奶粉的事件,繼而是諾貝爾和平獎,最後是著名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獲歐洲議會頒贈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 京奧舉行,令中國人頓時愛國心澎湃,即使開幕式被揭煙花造假和幕後代唱,為了顧全大局,我們的虛榮心教我們為了國家榮譽,都要把誠信道德等問題暫且擱下,無論如何也得讓人相信中國在國際舞台能站得住腳。

 

當我們還陶醉在奧運光環的餘暉時,卻揭發了國產大品牌三鹿奶粉含三聚氰氨,我們還來不及明白這個化學名詞,就每天聽見有愈來愈多不單是來自內地還是全世界 的嬰兒受害,小小年紀便因吃了有毒奶粉而得了腎石,歸根究底,都是國家有關部門監管不力,導致這件國際醜事發生。起初我們還喜見每次發生重大事件後,總理 溫家寶他老人家全國跑來跑去,以「父母官」的形象語重心長含淚說著會好好督促不思進取的「壞孩子」官員,但一次又一次國家領導人都是將責任歸咎於個別官員 或商家,而拒絕承認和改革國家的政策與制度,我們還可以接受嗎?

 

政府在處理這事上,顯然又是以國家形象為重,三鹿集團的紐西蘭合作伙伴早於八月初在發現三鹿粉有問題並要求三鹿回收有問題的奶粉,國內有地方媒體亦報導有 問題奶粉出現,地方政府和三鹿集團卻一直沒有行動,直至九月初紐西蘭政府向中國政府提出交涉,北京政府才作出所謂「迅速採取行動」。這一次,中國政府終於 無法高聲抗議別國「干涉中國內政」。

 

著名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與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同是197 個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團體與個人之一。胡佳一直關注國內愛滋病、環保及人權問題,他因撰寫五篇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以及兩次接受海外媒體訪問,於今年四月 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三年半;高智晟則於2005年發表三篇公開信予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總理溫家寶要求中國政府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之後,於 2006年12月同樣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五年,緩刑三年,但自此他全家一直受到嚴密監控,亦不時傳出高律師被虐待的消息。當九月底奧斯陸國際 和平研究所主任湯尼森預測今屆諾貝爾和平獎可能會頒給一名中國人後,又引發國內又一輪「愛國情緒」,中國政府表示不但不歡迎他們獲獎,為國爭光,相反卻嚴 厲指出,若他們獲獎,則是「傷害中國人的感情」。結果雖然胡佳和高律師都未能獲得和平獎,但足以反映中國政府對異見聲音的恐懼。

 

跟著,十月二十三日,歐洲議會宣佈把今年的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Sakharov Prize)頒贈給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歐 洲議會主席波特林在宣佈得獎結果時表示:「透過頒贈胡佳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歐洲議會堅定認同中國所有維護人權人士每天為自由所做的努力。」這個獎項在歐 洲人眼中僅次於諾貝爾和平獎。結果未公佈已觸動中國政府的神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承認中國曾致函歐盟提出嚴正交涉,表示胡佳是煽動顛覆國家政府罪被判 刑的罪犯,如歐盟頒授人權獎給胡佳就是「干涉中國內政,嚴重損害中歐關係」。

 

中國現今已成為國際社會重要一員,但我們的國家領導與國民,要到甚麼時候才能有真正與世界接軌的胸襟,而不只是選擇性與國際社會交往呢?我們總不能只顧經 濟上的發展,而無視其他如重視人權、自由與平等這些普世推崇的價值。我們作為中國人,作為基督徒,實在責無旁貸,應該努力協助我們的同胞一同反省中國在國 際關係上應如何自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