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7
中國應認真對待聯合國公約

中國應認真對待聯合國公約                                                        潘嘉偉
           
                 
筆者於十一月初前往聯合國出席禁止酷刑委員會(UN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CAT)審議中國第四次提交有關其履行《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狀況報告及答辯會議,中國自1988年便是公約的簽署國之一,委員會綜合中國政府提交的報告和答覆、非政府組織提交的「影子報告」,以及香港政府及澳門政府提交的報告後,對中國的部分發表了15頁的審議結論,當中對國內的維權人士及宗教自由等問題提供不少評論及建議。
 
禁止酷刑委員會副主席菲利絲‧基爾(Felice Gaer)在11月7日在問及國內宗教人士面對酷刑及不人道待遇的時候,特別提及關注仍然失蹤的河北保定教區蘇哲民主教的情況,並要求中國代表交代他的下落。蘇主教自1996年起遭受拘禁,至今未能與外界接觸。
 
委員會的審議結論並大幅度提及強烈關注宗教人士及少數民族遭受酷刑、虐待及失蹤的情況,當中包括西藏人、維吾爾族人及法輪功學員。審議結論關注有報導指中國政府在西藏境內製造恐怖氣氛,並僱用非政府人員毒打僧尼,並對中國政府未能進一步提供有關今年3月拉薩事件被捕及被拘禁人士的詳細資料表示遺憾。
 
委員會的審議結論其他關注要點包括:有關辯護律師受到騷擾;六四民運鎮壓至今未有進行全面公正的調查,提供因該事件至今被關押人員的相關消息,向家屬提供調查結果,向他們道歉和給予適當賠償;囚犯在獄中受到虐待的狀況等。
 
委員會特別提及幾名著名北京維權律師滕彪、高智晟及及李和平,以及維權人士胡佳,他們關注騷擾律師及維權人士的手法包括不同形式的行政拘留,如「住所監視」、勞動教養及秘密地點拘禁。禁止酷刑委員會建議中國政府必須廢除損害律師獨立執業的相關法律條文,並應調查對律師及上訪人士受到的攻擊,並應在合適的情況下對攻撃者提出檢控。委員會指出維權人士受到騷擾及暴力對待會危害監察政府的公民社會的運作,而且會引致不鼓勵公民向政府舉報侵犯人權的案件。
 
但另一邊廂,委員會發表審議結論翌日11月2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卻指個別負責起草審議結論的委員是「出於對中國的偏見,罔顧事實,無視中國政府提供的翔實充分材料,引用甚至編造一些未經證實的信息,蓄意將審議活動政治化,在審議結論中塞入大量誣衊、不實之詞,有悖於公正、客觀的職業操守,我們對此堅決反對。」
 
中國是《禁止酷刑公約》的簽署國之一,而且自1988年簽署至今已二十年,既然簽署了,理所當然需要接受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的審議有否妥善履行公約的各個規定。然而,面對批評及被要求提供全面具體的資料,中國官員的態度卻是驕橫跋扈,公然抹黑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的專業評論,完全欠缺大國應有的理性與謙誠的態度。中國政府若不摒棄自以為是的態度,將只會在更多的國際領域被質詢。
 
今年12月10日是聯合國頒布《世界人權宣言》六十周年,當年有份起草宣言的亦有兩名中國學者吳德耀及張彭春,時至今日中國政府不應再說人權只是西方的概念,而是應該認真落實天賦人權。正委會亦會於12月7 日聯同三十多個民間團體於旺角行人專用區舉行「國際人權日2008」紀念《世界人權宣言》,希望教友及市民繼續關注中國及香港的人權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