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5
商討求共識 妥善預備

蕭綺熙

 
12月1日是將臨期第一主日,教會以「醒悟」為題,提醒我們教友要醒悟,準備迎接基督的降生。在香港,那天也是天主教會的商討日,我們亦可視之為保持覺醒,妥善預備的一種。筆者當日親見約160位教友,聚首討論「普選」的意思,分享彼此的期望,嘗試實踐參與式的民主。這次的參與促使筆者反思醒悟與商討的意義。
 
在筆者的經驗裡,要醒悟而保持之是難的,原因有三:一、人是軟弱的,保持覺醒需要用力,容易令人覺累,情況就如門徒們與耶穌在革責瑪尼園時,耶穌祈禱但門徒都睡去。二、醒覺有時是痛苦的,魯迅著名的「鐵屋」比喻,在在說明了醒悟是相當殘酷的——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死去,這相比起在睡夢中窒息而死,相信痛苦得多。三、不認為保持醒覺是重要的,例如門徒們未必懂得祈禱的重要,或不曉得耶穌苦難迫近,因此選擇隨肉身需要而睡去。
 
筆者認為商討日回應了這三種困難。筆者在分組討論時段內,聽見理念可能相近,但政見未必完全一致的教友,分享自己對普選的見解,甚至對一些方案提出憂慮,同時靠彼此的付出作了一些澄清與思想交流。人確是軟弱的,靠著這份協力,保持醒悟就變得較不那麼累人,亦增加了衝破鐵屋的機會。是次商討日亦透過講座形式,深化我們對「非暴力」的思考及詮釋,在紛擾中加強我們當先知職的識見與智慧。
 
如果將臨期的醒悟是為了迎接好消息,那麼我們教友參與商討又是為了預備什麼呢?除了為準備一個更合乎大多數人的普選推行方案之外,我相信是為應變行動尋求共識,建立團結、支援公民社會的風氣。筆者曾於2005年與亞洲區包括新加坡、日本、南韓、馬來西亞等天主教大專學生,一同參與反世貿工作坊以及走上街頭觀察、接觸與抗議。猶記得反世貿達到高潮、灣仔被稱為「淪陷」的那天,筆者就在灣仔碼頭附近,由早上開始一直觀察及參與抗議,到了形勢突然變得緊張,警方在路邊不斷架起鐵馬時,我,選擇了馬上「逃離」封鎖區——鐵馬把我圍住在內,我是半爬半攀地「逃」出的。回想起來,我那時的反應是出於對抗爭者(主要為)韓農,及其抗爭手段或預期的不認識。由於我無法掌握抗爭者下一步打算怎樣,摸不清楚彼此及自己的底線,結果就是走為上策。這件事讓我深刻反思到,越多心理上的準備、與同行者的溝通,就越能為社會行動者提供力量;內心有個較結實的底,實踐行動時亦較有條理與默契。
 
每個教友都有自己回應社會的方法,可以是直接參與行動,可以是透過建制提供的機會,例如今次於諮詢期內向政府提交建議案,亦可以是祈禱。無論是哪一種,醒悟與積極(提前)準備都是至關重要的,這是為什麼將臨期第一件事就是醒悟,接下來就是悔改。希望在2013年的將臨期內,教友的靜思能包括對民主、自由、和平與公義這些社會幅度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