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7
「社區驗毒」真的有需要實行以助康復?
李緹瑩
 
今年的九月廿五日,是我們特區政府忙碌的一天,共佈了兩份諮詢文件,分別是推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可行方案公眾諮詢及禁毒常務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發表《驗毒助康復計劃諮詢文件 》(以下簡稱「社區驗毒」),令市民應接不暇。筆者是位青年工作者,當然把注意力放在「社區驗毒」上。
 
「社區驗毒」顧名思義,就是賦權予經過受訓的警察,在社區上找尋有合理懷疑曾吸毒的人士,加上有強烈的環境因素,可要求有關人士驗毒,被驗到有陽性反應的人士,首次建議会轉介接受輔導及治療,再干犯就會被檢控。
 
基於現存沿用普通法的相關法例是在當事人身上搜到毒品才能檢控,主席石丹理表示委員會明白「社區驗毒」牽涉人權及私穩等敏感議題。那為何仍要引入這一項額外措施,究竟香港現時的吸毒情况很嚴重嗎?
 
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被呈報的吸毒人數,由2008年高峰的14 241人,降至2012年的10 939人,減幅為23%。同期,21歲以下吸毒人數的人降幅度,更形明顯,由3 474人降至1 591人,減幅達54%。看見這些數字,一方面肯定了委員會這幾年的抗毒工作非常有成效,尤其是青少年方面;另一方面,更令筆者疑惑為何抗毒工作這麼成功亦要引入這項爭議性的措施,根據諮詢文件引述全球只有兩個國家包括新加坡及瑞典實行社區驗毒。[1]
 
諮詢文件就著這點,作出了回應,就是毒齡日長,去年首次被呈報的吸毒者當中,一半已經吸毒超過四年,較2008年的數字上升超過一倍。委員會擔心吸毒愈來會隱蔽化,對社會構成深遠的影響,筆者當然也關注毒齡日長的情況,在諮詢文件並未分析此現象,請教專職戒毒服務的同工分析這可能與現時流行吸食毒品氯胺酮相對於海洛英對身體的影響在毒齡較長才出現,當然這個情况需要進一步研究。
 
筆者有見及此,也想了解外國實行的成效,但在諮詢文件並未提及。唯有自行搜尋,原來瑞典是在當地吸毒問題非常嚴峻,才推行一系列的政策包括驗毒。但其成效卻存疑,推出驗毒政策後因吸毒而死亡的數字明顯增加。被驗毒的人士中,有六成多人證實沒有吸毒,而枉受拘留驗毒之苦,奉公守法市民人權白白被侵犯。[2]
 
委員會強調對計劃持開放態度,社會共識是推展計劃的先決條件,但觀乎諮詢文件連外國實行的成效也隻字不提,市民又何以全面地討論是否應引入這項爭議性的措施,還是加強現有持之有效的措施


[1]在諮訽文件提及英國有實行社區驗毒,但在九月廿九日在國際台Newsline節目中受訪律師已澄清英國是在當事人干犯了其他罪行才進行驗毒,並不是「社區驗毒」。
[2] What can we learn from Sweden’s drug policy experience?
http://dl.dropboxusercontent.com/u/64663568/library/Sweden%20Briefing%20Paper%20final.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