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0
教會走過的香港民主路
莫哲暐
 
美國學者杭廷頓稱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為「天主教浪潮」,指出教會大力推動多國民主化。教會關心人權、支持民主政治,始於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教會的貢獻主要有兩方面:推動政制改革及保衛人權自由。香港教會又如何呢?
 
一九七〇年,徐誠斌主教在《封齋期告教友書》中,指出「貧窮的其中一個因素是社會不義,財富分配不均……人性尊嚴乃人類天賦的權利」。徐主教籲請教友「培養公義之心」,「參與促進社會正義的工作」。同年,徐主教召開教區會議。數年後出版《教區會議文獻》,當中「教會的社會使命」一章,謂「基督徒不獨應注意社會現狀,更重要的是為不平者鳴,主動地去改善人類生活。」
 
徐主教乃是秉承梵二精神,鼓勵信友關心社會,保護人性尊嚴。梵二《論教會在世界牧職》憲章開宗明義道:「我們這時代的人們,尤其貧困者和遭受折磨者,所有喜樂與期望、愁苦與焦慮,亦是基督信徒的喜樂與期望、愁苦和焦慮。」這是香港教會重視人權、推動民主的起點。
 
八十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港人憂慮不已。一九八四年,胡振中主教發表《有關香港前途聲明》,表明「宗教信仰自由,乃一天賦的基本人權」,並要求《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必須明文規定保護之。一九八九年,胡樞機發表《邁向光輝的十年》牧函,指出教會的社會服務當「承擔先知使命,努力服務香港市民,及勇於批評與監察各項的社會服務政策。」同年六四鎮壓後,胡樞機要求各國「促請中國政府,停止一切迫害」,並「對英國政府運用影響力,以保證香港人有權享有英國的各種保護」。
 
胡樞機為人內斂,但立場堅定,相信教會必須保衛宗教自由,且不容任何人踐踏人性尊嚴。至於繼任的陳日君樞機,則更是走在前線。
 
二〇〇三年,港府強行要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陳主教批評此舉將剝奪港人自由。他公開與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辯論,並呼籲信眾七月一日上街。當天,主教在遊行前的祈禱會上疾呼:「聖神派遣我們忠實地傳佈真道,向弱勢的人傳報喜訊,呼籲人們不要甘心做強權的奴隸」。其後數年,主教均出席七一祈禱會,呼籲信徒爭取民主。有人批評陳主教政教不分,但他立場堅定,堅信教會有責任不平則鳴。
 
二〇一二年,湯漢樞機領導之教區發表《香港天主教會對未來特區政府的一些期望》一文,建議於二〇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及普選全體立法會議員。今年,教區再發表《具誠意的交談,有承擔的行動》一文,緊急呼籲「特區政府展開正式諮詢,聯同全體市民……透過誠意交談和有承擔的行動,使香港能建立真正民主、公平和問責的政制」。
 
往後數年,教會將如何爭取民主,不得而知。但教會的立場非常清晰:民主是我們應有之權利,人權自由不容踐踏。我們既為教徒,是否該思考一下,當如何為我城之將來努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