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5
提防管治層在出賣警隊

林瑞琪

 
 
每天都有人在不同場合中使用「粗言穢語」,筆者面對這些場合,我個人的反應一直是以「勸誡」為原則,從來不會與人計較;因此,絕對想不到,一位女士於公眾場合在氣,竟可以引來建制派或建制同路者數星期以來舖天蓋地的追殺。
 
作為社會公民運動的一份子,對於這些無日無之的「追擊」,除了覺得有點無聊之外,但在冷靜反省之餘,也為香港的社會公民運動感到高興。原來社會公民運動的絕大部份成員是如此的白碧無瑕,以至批評者找不到任何小辮子,只能不斷重複地在一個小問題上糾纏。
 
我們沒有人囤地,沒有人經營「劏房」,沒有人以公帑豪飲高價酒,也沒有人接受利益集團的豪華款待。原來批評者要找空隙,一直只有一件孤立的事件,一宗「粗言穢語」的個案。
 
某些人士於八月四日在旺角組織一次聲討「粗言穢語」的活動,但批評該宗「粗言穢語」事件的群體中,卻不斷出現「粗言穢語」,實在令人費解。
 
至於有些參與者,將事件提昇到支持警權方面,更是明顯的借題發揮。因為由始至終,警權一直未有任何削弱;七月十四日林老師在西洋菜街為法輪功抱不平的那天,現場警員完全有機會決定是否運用警方的權力制止。一個如此不值得大驚小怪的問題,連我這些「手無寸鐵」的庶民尚且可以輕易處理的問題,竟然有人將事件拔高為「挑戰警權」,不是活生生的雞蛋裡挑骨頭麼?
 
其他市民在這事件上叫囂,尚且只是個人修養的問題而已,但作為政府高層領導人在公眾及傳媒面前揚言要責成警務處長成立特別委員會去調查,不但是浪費警力,簡直可算是反智。此等領導人仍在高位,香港何以能夠繼續有效管治。
 
本人認識在警隊服務的朋友也不在少數,他們都曾訴說在執行職務時會遇到有人使用「粗言穢語」的經驗;處理這些問題為警員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而已。既然,當日現場的警員面對「粗言穢語」而決定「以不變應萬變」,事實上當時亦有效地化解了紛爭,政府高層到現在卻不斷施壓要他們「上綱上線」繼續「圍剿」,這無疑是矮化警隊為滿全個人私心的政治工具。
 
再者,香港政府的領導層在出席新界區公眾諮詢會時,在場外警方對有人使用暴力而就手旁觀,才是真正令到警權受損。
 

      警隊的尊嚴,在於保證公民的安全。如果警隊成了政府高層的打壓工具,肯定是對警隊尊嚴的最大的損害,亦是對香港一個開明社會的嚴重創傷。我們作為公民社會一份子,對這樣的問題實在不能不加以密切的監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