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8
開學周談教育問題

吳偉傑

 
在過去的一段日子裡,發生了很多與教育有關的爭論,如老師操守、直資學校問題等。香港教育問題不少,爭議自然難免,可惜有些議題已淪為政治鬥爭工具或手段,而教育長久以來存在的困局及一些逼切問題,卻未能得到足夠的正視。
 
平心而論,香港的教育制度也非一無是處,例如大學收費十分相宜。近年英、美大學因經費問題大加學費,有些甚至以倍計。但即使在經濟環境不差的國家如澳洲,學費也絕不比香港少,更重要的是海外很多大學都是按不同學科收費的,對一些成本高或甚受歡迎的學科如醫科,即使本土學生也收費高昂,相對而言香港的學生就幸福多了。無怪新近一項調查選出香港為第三十一位全球最宜居住城市,而其中教育一項得分為一百。但可能調查者不知道要進入大學的政府資助課程,難度極高,資料顯示過去多年以來,大學資助學位增幅極少,以今年中學文憑試為例,考生七萬多,考獲最低入學資格者二萬八千多人,但學位則只有一萬二千五百,餘下的選擇 (除了出國或重讀之外) 主要就是副學士課程,但這個自負盈虧的專上課程,無論在質素保証和社會認受方面都備受質疑,況且自營辦以來, 負面新聞經常出現,令人難以安心。況且,數年前副學士課程作出變更,六成學科屬通才教育 (General Education),專業導向的只有四成,副學士更像一個接駁式課程而非獨立自成一體的專業培訓,但副學士畢業後約只有10%的人可以回到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繼續學習,餘下的如想繼續升學,就只能再尋找自負盈虧的銜接學士學位課程了。這樣轉轉接接,甚至可說是是流離失所的學院生涯,怎可能是學生們的理想學習過程呢?
 
可能政府也明白這些問題,所以前兩年開始大力發展私立大學,有意見認為是藉此以改善前述有關「副學士+銜接學士」的困境。但是,私立大學的發展方向也是困難重重,別的不說,就單是經費已是一個困局,一方面學費不能太貴,否則收生會有困難,但有限的收費又如何可以維持一所正規大學的開支呢?據估計資助學士課程每名學生最少年費二十萬元,但私立大學一般收費六、七萬一年。巧婦難為無米炊,前景如何,可想而知。如果期望私立大學可以解決前述的「副學士+銜接學士」的問題,那可能太過樂觀, 最終可能仍需政府承擔。
 
也有評論認為現在中學生人數逐年減少,例如今年升中的就只有五萬多人,可以預期數年後資助大學學位的緊張情況可能大減,問題會自動消失。但學生人數的改變仍需考慮其他因素,例如重讀生和自修生等。根據過往中學會考的經驗,自修生人數每年都有二、三萬人,接近總體考生三成,其影響不能忽視。無論政府或香港社會對大學教育都應該有明確的目標、取向和政策, 不應因學生人數的時多時少而搖擺不定。遺憾的是這方針似乎尚未確立,這也正正是各界人士,尤其是家長應該盡舒己見之時。
 

以上所談的其實也只是教育問題的冰山一角,要跟進的事多的是,但教育乃百年大計,香港由一個漁港發展成今天的國際大都會,人材是最重要的一環,教育搞不好,人材凋零,甚麼雄圖大計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