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8
有甚麼比講粗口更可怕?
孔令瑜
 
特首梁振英上周出席天水圍的地區論壇時,在市民提出意見和問題之前,花了十五分鐘時間出言指責前往廉署舉報張震遠和林奮強的市民,於結束調查後,投訴者沒有向當事人道歉。特首亦花了不少篇幅支持警隊,認為香港警察不偏不倚,依法辦事。就林慧思老師講粗口指責警察一事,他要求教育局提交報告。教育評議會認為,特首高調介入此事,令事件更加政治化。
 
林慧思老師於今年七月中,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看見法輪功學員的請願行動被關愛青年協會的成員包圍,而在旁的警察不但沒有分開兩批不同意見人士,更指責其他仗義執言的市民,令法輪功成員的言論自由被侵犯。林老師因憤怒而用了不少粗俗的語句,和一句英文粗口以示不滿。
 
事件放在網上後,引起軒然大波。林老師事後透過學校,對自己當日引用粗鄙字眼,向學校、老師、家長和同學發表道歉聲明。然而反對林老師的組織,仍然在八月四日旺角街頭舉辦集會,更邀請在退休前休假的警務人員劉達強於上述的集會中公開演說,支持警察。雖然監警會表示,擔憂警員參與集會會否影響警隊執法及公眾對警隊的印象,而公務員事務局亦指退休前休假的警員參與政治活動的規範,仍受警隊規例規管。但警務處卻認為該集會並非受『警察通例』所規管的「政治活動」。警務處隨意詮釋『警察通例』和「政治活動」的做法,比林老師的英文粗口是否更可怕?
 
林老師的言論縱然粗鄙不雅,但她是同情法輪功學員被欺凌的情況下作出指責,並非無的放矢。稍作資料搜集,便不難發現「青關會」當天的行為和過往的做法,就是要令法輪功成員無法透過正常渠道表達意見。當天在旺角現場,警方表面上是維持中立,他們既沒有阻止「青關會」遮擋法輪功橫額的行為,亦沒有處理法輪功成員的投訴。反而對其他路見不平的市民,卻以惡言對待。所謂的「中立」,其實是助長「青關會」對法輪功的欺凌行為。警方濫用公權力,打壓少數人的言論自由。相對林老師的粗俗語言,警方的「沉默」是否更可怕?
 
去年十一月,不少報章相繼報導「青關會」在尖沙咀遊客區,和彌敦道掛了接近一百九十條橫額,指控法輪功,部分更違法懸掛於道路交界處的禁掛橫額及宣傳品區。食環署延至今年四月份,才向「青關會」發出超過一百張的告票,要求拆除橫額,但卻沒有指定期限。這亦難免令人憂慮,食環署的「冷處理」,是否帶有政治動機?
 
特首既然可以公開要求教育局調查林老師的「粗口」,請他以同樣嚴肅的態度,去處理自己住宅的「僭建」問題、警員公然參與政治活動是否不當、公眾對食環署執法不公的指控、「青關會」在鬧市亂掛橫額的投訴、甚至亦應成立委員會調查早前警長從後熊抱女示威者的醜聞、前海關關長湯顯明任內以公帑「豪飲豪花」接待內地官員,造成紀律部隊奉承文化的影響;陳茂波公然說謊,其家庭於新界東北發展的具體「利益衝突」等等。我們希望特首切勿責人以嚴,律己以寬,否則,對公眾、社會和香港國際形象帶來的不良影響,肯定更甚於林老師的粗俗言語和英文粗口,這些比粗口更粗鄙、更醜惡的文化,實在不應被鼓勵,懇請特區政府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