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0
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鍾炳霖
 
「大話精」曾經是幾許愛說謊的兒童的花名,聽來還有幾分親切。「大話冚大話」表現了說謊的人滴着汗狼狽的窘境,又有幾分滑稽。特首梁振英在僭建事件中,讓我們親證他如何以「擠牙膏」方式、問左答右、運用言語「偽」術,甚至因一句條件反射式的言語「偽」術「我沒有說過我沒有僭建」,但偏偏就被記者記錄下他有說過「我沒有僭建」而「斷正」,其左支右絀的娛樂性,足夠我們送飯十餐。當然,事後他又說我沒有在某場合說過「我沒有僭建」,再令人驚嘆叫絕。
 
朋友,我們有個「大話精」用「大話冚大話」的特首可不是鬧着玩,我們的處境遠比被謊言欺騙兇險,因為,我們的特首不單止是說說謊話:透過作偽,他實在經常把我們置於陰謀詭計之中,防不勝防,又不能不防。原來,左支右絀的是我們一介草民。
 
梁振英參觀劏房居民生活相片展後呼籲市民要有「一家人」的心作出讓步,房屋問題才可解決。雖然社會各界支持盡快加建公屋,但若建在市民家附近或區內,會以林林總總理由反對。經濟日報批評這是市民「不要在我家後院」症候群(Not In My Backyard Syndrome,簡稱NIMBY)心態。
 
建制派歷來玩弄民粹,養成市民「集體自私」(陳日君樞機語)的習性,怪得誰?其實政府要做,又有何難處?天星皇碼也拆了。政府不是說「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是用來解決市民居住問題嗎?在相片展的場合,他隻字不提「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原來市民居住問題只是藉口。梁振英就是帶頭玩「不要在我家後院」!新界這後花園(backyard)是用來建低密度住宅,益發展商益內地富豪,和搞深港融合的。
 
要建公屋,除了各區居民「一家人」將就將就外,「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就只能用兩成土地興建公屋,讓八成土地建港人買不起的低密度豪宅。原來,梁振英心目中的新市鎮從來不是為普羅貧窮市民而設的。
 
此外,近起無端的釋法風波,直是項莊舞劍。舞這場劍,其旨不單假外傭居權案推翻莊豐源案判決,意圖遞奪港生童居港權,更是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鋪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迫終審庭提請人大釋法,無異於輸打贏要。九九年釋法時,時為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尚且能承諾倘法院有判決,便不會自行提請釋法。但袁國強連這一承諾也欠奉,意味着輸了勢將硬來,直至中央滿意為止。今次釋法以居權也與中央有關為由,使「甚麼與中央有關」陷於隨便演繹,大大收窄香港的自治範圍。假設若有遊行人士高叫「結束一黨專政」,也可能解釋為事涉中央,而對港人言論自由重新釋法。至此,則連廿三條立法也可免了。
 
再看政府向立法會施以突襲,通過長者生活津貼設資產審查,與及僭建中策組等等,可見梁振英非只守勢說謊,而實在好攻好權謀,市民方為守方,而且守之不了。試想政府月前已自稱使用行政手段,大大改善雙非問題,但仍然橫空出世,就外傭與雙非這兩個討好民粹的問題來個再釋法,有理由相信釋法同時是梁振英及其附從當元旦大遊行在即,藉以激化市民分化,轉移視線,為梁振英賺取支持聲音。
 
梁振英施政與民為敵,賣弄權謀,其為害已令屋宇署、發展局、勞福局等蒙羞,律政司、中策組的醜行,亦令整個管治堪虞。他不惜犧牲香港法治以求自保,港人必指出其不義,元旦上街參與「民怨大爆炸.行騙長官下台.不要騙子政府.立即普選」大遊行,表達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