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1
在陰暗中的中共十八大

集思

 
在十一月,有美國總統大選,也有中共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的舉行。十八大會進行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層的換屆,因此特別受矚目。在中國黨大於政、以黨領政下,中共的最高層領導亦將是中國政府的最高領導人。當美國民眾可透過民主制度選舉總統、兩個候選人穿梭各州發表其施政理念時,國內民眾卻連在網上搜查領導人的名字,有時都被屏障;對於習近平為何突然「失蹤」兩周,也要左猜右度。
 
在中國,權力的更替依然是靠黨內鬥爭、密室政治去達成,完全跟不上現代文明價值。對於十八大,中共政府更是一幅草木皆兵的模樣,推出各種荒謬的措施,包括:各區遊船須在十八大期間停航、馬拉松賽等戶外大型活動要被迫取消或改期;連乘搭計程車到政治中心區域(如天安門一帶)也要實名填表,並須封閉車窗,嚴防拋撒傳單等問題;購買菜刀剪刀、遙控玩具直升機等,都要受管制,甚至連歌曲中有「死」及「下」字都被禁播出……。美國在重要日子嚴密佈防,是要防範恐怖份子的襲擊,但中共政府要防範的,竟然是自己的人民,並繼續用上不合法的手段進行打壓。據報,自9月起,中國各地至少有130名政治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被無理拘禁或限制自由。日前,政府當局再度以言入罪,把在網上宣揚民主的27歲雲南昆明青年曹海波,重判8年。
 
在送舊迎新下,國內官方媒體亦為胡溫主政的年代作出總結,有稱這是黃金十年。無疑這十年間,中國的人均GDP增長了5倍;中國在2011年也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經濟體,並且是世界第三大家庭財富國家。但與此同時,地方政府為了創造經濟奇蹟,瘋狂舉債投資,不僅過度開發,亦令2010年地方性政府債務餘額達10.7兆元人民幣,超過全國的財政收入。據報,內地每10名億元戶中,9人是高幹子弟。民眾能從財富的累積中得益多少,可想而知。這些領導人的子女及親屬各自管理龐大的商業經濟王國,亦已是公開的秘密。胡溫一直掛於咀邊的政治改革,更是停滿不前,在推動民主上,例如黨政分開,見不到更多成績。從我們的工作接觸中,更見到他們對異見人士的打壓,比其前任領導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有些人說,習近平等領導人成長於中國新的時期,而可能有新的施政策略,但專制制度不改革,任何人的上台也只能是舊瓶新酒。過去的經驗都見到,這只是另一個腐敗利益集團出現的機會。因此,教會才「無法苟同於那些細小圈子的統治集團,他們篡奪國家的權力,以謀取個人私利,或者為實現某種意識形態。」,而認為「民主政制,由於能夠保證人民得以參與政治抉擇過程,及保証被統治的民眾有機會選出向他們負責的統治者,並得在適當時以和平手段更換他們,故此獲得教會相當高的評價」(《百年》通諭46)。教會相信「真正的民主,只能向以人的正確觀念為基礎的法治政府中去求取。……沒有價值觀的民主政治,終將流為極權主義,分別只在於公然為之或是遮遮掩掩吧了。」(《百年》通諭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