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8
言論自由的可貴

潘嘉偉

 
    對一向關心本土問題多於一切的香港人來說,巴基斯坦的問題,可能十分遙遠,但對塔利班這個恐怖組織的名字,相信不少香港人不會陌生,仍記得2001年9月11日在電視新聞看見象徵美國金融領導全球地位的紐約世貿中心突然被兩架民航客機撞塌,一共造成2700多人死亡,「九一一事件」、恐怖襲擊和塔利班突然成了全世界不得不關注的議題,多年來一直有關於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地恐怖份子的報導。
 
  塔利班和恐怖份子近日再次成為焦點。巴基斯坦西北部塔利班管治的斯瓦特地區(Swat District),十四歲少女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自2009年開始以筆名在BBC的網誌上揭露塔利班禁止女孩接受教育和關閉學校,以及致函外國傳媒關注巴基斯坦婦女和兒童的權益,又批評塔利班和美國不斷發生的戰爭衝突而犯下對當地平民很多暴行。她只因為表達了這些意見,10月9日,她下課乘車回家途中竟遭到塔利班武裝份子企圖暗殺,頭部及頸部中槍,情況一度危殆,後來獲轉送到英國接受治療,情況穩定。恐怖份子以這樣殘暴的方式打壓言論自由,受到世界各地的嚴厲指責。
 
  雖然馬拉拉沒有剛獲今屆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莫言那樣有文采,懂得以「魔幻現實主義」的技巧避免被當權者的打壓,她也不像莫言那樣是官方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這樣的官方職銜作保護,她只是平白地在她的博客寫她的日記,記述她每天在巴基斯坦斯瓦特地區受塔利班管治下的平凡生活,但她的勇氣,讓她成了不平凡的人。馬拉拉因為撰寫文章揭露社會不公義的狀況而被恐怖份子襲擊,小小年紀卻非常勇敢說出社會的實況,實在感動了世人。
 
  筆者沒有看完莫言所有作品,只有稍為看過他的《紅高梁家族》,也有看過張藝謀改篇的電影《紅高梁》,有朋友推薦我看他其他的作品,如:《天堂蒜臺之歌》、《豐乳肥臀》或《蛙》,說他在中共這樣高壓控制言論出版自由的情況下,以「魔幻現實主義」的手法寫中國農村的狀況或官場腐敗的情況。有人會說,莫言獲獎後開的記者會至少也提到希望劉曉波能早日健康地獲得自由,故此,好像如果對他要求太高便是很不合情理,更不應放大他參與抄寫毛澤東的講話和他去年在法蘭克福書展因異見人士戴晴出席而離場抗議等事,亦不應要求他作為一位作家和文學獎的得主,也不應重提他贊成審查有利作家創作的看法等等。有些人覺得把言論自由和文學捆綁在一起,對莫言很不公平,但筆者想要問的是:在中國大陸今天的情況,莫言如能勇敢地說出真話,他會面對如馬拉拉那樣的生命威脅嗎?坦白說,當筆者看見像馬拉拉這樣年輕卻不怕冒生命危險的學生,以平實的文字表達真實情況和批評當權者,相對像莫言這樣的大作家卻只能以「魔幻現實主義」的手法來表現「真相」,委實覺得說出真相的言論自由更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