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3
大衛之戰-----天光墟抗地產霸權

鍾炳霖

 
6月26日 是個值得惦念的日子,既是人大釋法使爭取居權家庭親人遭拆散至今十二年;為天水圍居民,五年前的當日,天光墟中藥小販大力叔為逃避追捕,在天恩邨對開明渠遭溺斃,而追捕的食環署員工疑似見死不救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
 
本文見報日,正是七.一遊行前後。今年七.一遊行的三大主題,曾蔭權下台、爭取雙普選,第三個是反地產霸權。唐英年不識地產霸權,反叫青年人問自己為何不是李嘉誠?大有晉惠帝叫人食肉糜之效。『地產霸權』書都出了,英文版早在 07年獲「加拿大書評年鑑」選為編輯推薦書籍,可能司長心知肚明,但他知與不知,我等小民實無以驗証。
 
地產霸權恣意橫行,“霸業”無遠弗屆,而政府之禳助,亦貼身到位。從高地價政策、土地壟斷、強拍條例、高鐵抬地價,以至農地改用途……..例子可謂不勝枚舉。最令人憤慨的,是地產霸權不單窮富都欺,而實在是愈窮愈欺。
 
今年 1月 20日報章報導,天水圍,一個窮人集中地,餸菜貴過灣仔。究其因是領匯推高商舖以至街市檔攤租金,而區內屋苑大量引入連鎖店,居民形容是「北領匯,南長實」的壟斷局面,抬高物價。半年後,社區發展陣線聯同關注綜援檢討聯盟進行一項《天水圍物價比較追蹤調查》,比較天水圍、屯門、元朗及灣仔等四區街巿物價情況,亦以由領匯管理的天水圍街市價格最高,其他三個街市由食環署管理。
 
抬高物價,地產商及其連鎖店單手拍不出聲音,政府失衡規劃及領匯的夥拍使居民別無選擇,大事便可成。在同期另一個由工聯會辦的研究指出,深水埗餸菜價格最平,何解?有小商舖,有街檔,有競爭,居民有選擇。
 
就在6月 26日,由社區發展陣線天水圍社區發展計劃主辦,關注天水圍小販大聯盟、關注綜援檢討聯盟、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 及灣仔市集關注組協辦了「撑小販市集,抵抗地產霸權」嘉年華,在其中有參加的居民大嘆「窮人食貴米」及「地產商乞兒兜飯食」。在論壇中,小販代表表達落實小販天光墟的訴求。
 
小販天光墟,不單可提供居民購物的多樣選擇,促進地區農耕,如輞井圍附近與屋邨居民就業的地區經濟活動,它更可以是居民情緒、社交、經濟互相支援之源。天光墟更是居民自然交往的結果,早在 05 年前已漸漸於天恩邨明渠旁凝聚而成,四五十檔小販在行人路邊擺地攤,賣的東西眾多,包括衣服、日用品、砵仔糕、中草藥、農作物等。至 06年因大力叔溺斃而靜止,但因地區需要,08 年天光墟復甦。為免被食環署窮追猛打至大力叔悲劇再發生,居民向食環署申請正式落寶天光墟,至今未有答覆。
 
天水圍「窮人食貴米」的不公現象,顯示地產霸權對窮人盡情剝削的實例。財富是為人共享而存在,「聖大額我略指出,富有者只是財物的管理者,他該謙虛地給予匱乏者所需,因為財物不屬於分施者。」(註)
 

註:梵蒂岡宗座正義和平委員會「教會社會訓導彙編」,頁184 185,公教真理學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