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30
以保護青少年之名實行「網絡廿三條」?

以保護青少年之名實行「網絡廿三條」?                                      葉寶琳                         

對於十月初港府公佈《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諮詢文件(下稱為《諮詢文件》),題為「齊享健康資訊」,它以「保護青少年」、「免受『淫褻』及『不 雅』資訊荼毒」為旗號,但當中卻見不少恐懼青少年的態度,從管制近年青少年常接觸的互聯網內容便反映出來。這份外界評為「網絡廿三條」的《諮詢文件》,當 中對網絡內容的管制對言論自由產生的影響不容忽視。

 

《諮詢文件》涉及對當前對「淫褻及不雅」物品的審裁機制,當中淫審處就是關鍵的法定機構,因此,淫審處有責任協助出版人了解審裁準則,讓她們日後有所依據和作出改善。而評審員的責任重要之處,是因為她們有權利對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施加限制,因此他/她們有必要在整個評審的過程中認真和審慎地作出審理。

 

目前淫審處有三百多名評審員,但目前的初級評審機制沒有任何透明度可言,公眾既無從得知淫審處為評審員提供的訓練和評審基礎,亦無法了解她們的學歷及背景等,而最關鍵的是,評審員的道德標準為何?結果是她們既掌握對刊物流通具生殺之權,卻沒有向公眾交代和負責的義務。

 

淫審處的評級標準,亦是備受公眾批評的一大原因。由於評審標準過於空泛,法例將淫褻及不雅定義為包括暴力、腐化及可厭(violence, depravity and repulsiveness)。然而,這些概念空泛,因人而異,令每次評級便依賴審裁員的主觀判斷和個人道德標準。同一份刊物刊跌落在保守、持平或開明的審裁員手上,便有可能引致不同的評級,這樣令整個保障表達自由的制度脆弱不堪。

 

我們認為影視處可建議出版商主動提交物品作評級,並跟進市民投訴,必要時向出版社/網站發出勸喻/建議,遇上爭議或較嚴重的違規,再提上司法機構公開審 議。為免增加目前法庭的的工作量或影響目前的案件排期,亦可由司法部門設立一審裁處,以專門處理有關的案件及爭議,有關的案例亦可因而累積經驗,並為社會 建立一套較有公信力,而且因時制宜的準則!

 

互聯網已經成為愈來愈重要的傳播媒介,我們在處理《諮詢文件》的大前提,應以維護公民權利和自由為原則,以捍衛人權、創作和表達自由為首要目標。前教宗若望保祿廿三世於1963年發表的《和平於世》中指出:「人 由於自然法的要求﹐有權利享受人性尊嚴、有權利享有應得的聲譽、有權利自由探求真理、在遵守倫理秩序,並為謀求全體公共利益下,有權利自由發表並傳佈自己 的意見,也有權利自由發展藝術創作;最後他/她並有權利獲知客觀的報導。(《和平於世》通諭12)」因此天主教教會十分重視資訊自由的保障。

 

但《諮詢文件》讓我們看見的是政府青少年能掌握網絡技術的恐懼,因此就利用立法的權力,扭盡六壬地表達對青少年的不信任(如建議立法強制互聯網供應商提供 過濾軟件),似乎就假定了他們必然是罪惡的。但筆者認為,讓青少年真正享有健康的性資訊,更正面的做法應是加強學校的性教育工作,而非建立各種查禁制度, 如是者亦是同時建立了箝制言論自由的技術上系統。網絡上的查禁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將某網站列入黑名單(Black-listing),另一就是以關鍵詞(Keywords)作為過濾,讀者試想想,若建立了這項系統,在查禁標準及原因等制度缺乏透明度的情況下,香港網絡言論空間的發展會否導致如中國大陸的網絡金盾(Great Firewall)下,若有網絡含有敏感字眼(如「六四」)就會被「和諧」(刪除)掉的情況出現呢?因此《諮詢文件》令人擔心會成為「網絡廿三條」,實在並非危言聳聽。

 

(以上部份內容擇自正委會向政府提交有關《諮詢文件》的意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