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1
應從速取締不義的「衰仔紙」制度
林瑞琪   葉寶琳
 
香港每三位長者就有一位處於貧窮狀況,這麼高的貧窮率,最重要的原因固然是因為本港沒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但另一方面,現行的制度也迫使長者進入貧窮狀態,其中「衰仔紙」制度的存在帶給了香港許多清貧的長者無窮的痛苦。如果你不知道甚麼是「衰仔紙」,那就請你細心閱讀本文。
 
所謂「衰仔紙」,就是「確定不供養父母的證明書」。按香港目前的綜援制度,六十歲或以上與子女同住的長者,如遇經濟困難而欲申領長者綜援,就必須是以家庭為申請單位,即是要審查整個家庭的入息和資產狀況,當中包括子女須聲明有否供養那位長者,並簽署以作證明。
 
大家試想想,長者若希望領綜援,子女又沒能力供養父母,就只好請子女「自認衰仔」,表明無力或無意供養自己的父母。但在香港的傳統華人價值觀下,不少子女會認為沒能力供養就是「不孝」,因此不少子女因為道德壓力或與長者關係惡劣而不肯簽署該證明書,令真正有經濟需要的長者不能申領綜援。
 
「衰仔紙」制度的存在,造成很多不必要的人間悲劇。就一些非牟利機構的訪談所知,許多長者由於不願「難為」自己的子女,免得他們揹上「衰仔」的惡名,因此無論經濟環境如何惡劣,都不願意出口要求子女簽紙,結果是空有所謂的「綜援安全網」,他們卻無奈地跌出網外。
 
另一些痛苦的例子是,有些長者願意申領綜援,但他們的子女卻不願意簽紙,結果造成兩代之間的關係破裂。
 
長者要申領綜援,難道只有被迫與子女分居一途?政府豈不在製造獨居老人?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的《星島日報》報導,根據香港浸會大學在二零零八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香港有不少長者依靠拾荒維生,他們普遍拒領綜援原因是擔心被人看不起,部分長者又在申請綜援時被職員為難,讓他們感覺猶如「被人施捨」。
 
有關的報導雖然沒有具體指出長者感到難為之處,但「衰仔紙」卻在很多個案中是令人難以承受的一關。
 
香港政府常以鼓勵子女供養父母為理由,堅持「衰仔紙」制度有存在的必要;我們認同,子女能供養父母,誠屬好事;但現實中我們不能漠視香港有低收入的一群,他們的收入僅堪自己餬口,根本沒有經濟條件去供養父母。
 
我們深信,長者一生勞碌,他們都有權在晚年得到合理的生活保障,而且我們不能假設長者就必定由子女供養。
 

因此,我們熱切呼籲,所有關心長者晚年生活的人士,大家一同團結起來,要求政府從速取締這不義的「衰仔紙」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