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7
香港政府的管治問題

香港政府的管治問題                                                                  吳偉傑 

近幾個月來,香港政府在施政和威信上都遇到了不少問題。打從副局長政治助理的風波開始,到近期的梁展文轉投新世界發展的事件,在在顯示政府的取向和市民的 期望似乎存在巨大路差,民意出現極大反彈。這與年初時政府擁千億盈餘,到處派糖,掌聲雷動,聲望如日中天時實有天淵之別,同時也叫人感慨,何以民情在短時 間內發生了如此巨變?現在正當奧運,相信大多數市民的注意力也會轉移,政府也可鬆一口氣,但問題尚未解決,現在正好是深入了解民情轉向的背後原因。

 

作為一個普通市民,筆者對於上述政治事件的發生實在覺得非常奇怪,主要是奇怪有關官員憑什麼以為市民對這些決策會全無反應,容許政府任意施為。以副局長一 事為例,當事件曝光後,市民反應異常激烈,筆者認識的一些朋友,本來都是不問政治的人,但都同一時間表達出極度不滿,他們的反應可以用『有無搞錯,當我無 到?!』八字來形容。筆者在這理不想討論委任副局長屬是屬非,事實上有關的文章也不少,也無需在此多言。筆者的重點是何以隨便一個普通市民直覺就感到不妥 當的事情,而政府高官卻可以全無知覺。或許有人以為,可能官員們覺得決策非常正確,市民疑慮純屬多餘,根本無需理會。但作為明智的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就算是 多好的政策或決定,如果没有市民的支持和接納,最終效果一定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那麽為什麽政府會對市民的負面反應全無考慮,以至要在事件愈鬧愈大時倉 忙補救呢?這一點或許可以從政府在面對批評時的反應看出一些線索。

 

其實無論是副局長或梁展文事件,政府在面對事件時的即時反應就是一切都是按既定政策和程序進行,因此政府沒有錯。就算有問題,也都是程序的問題,日後可以 檢討改善。這些答案是多麼熟識!有些人認為這仿如殖民地時代政府官員回應所有民間對施政的質疑的標準答案。就算兩者都以「程序正確」來回應市民的質疑,但 當中仍有區別,就是在港英時代,程序與程序之間是有監察,小心處理一些敏感的問題,以防有所出錯。可是,特區政府卻濫用程序,企圖以「程序」來遮掩其過 錯,如果這些話祇是一時推諉之詞,那還算了。但如果官員們相信這都是理所當然的,那就令人太失望了。時至今日,回歸已十年多,高官問責政治委任也推行了好 幾年,有關官員仍持有以上心態,那麼特區的管冶,恐怕遲早會出問題!

 

無疑高官問責一直以來都是極富爭論性的題目,但作為一般市民,筆者的理解是為加強官員對决策和施政後果的責任感而來。官員如果要為決策所帶來的影響負上責 任,在決策過程中自然就要仔細考慮決策可能帶來的各種後果,而非單看程序規章,從而改善決策的質素,也可逼使有關官員更關注市民的需要和感受。當然要在施 政決策上做到八面玲瓏,皆大歡喜是不大可能的,所以動不動就叫人下台要人頭落地也絕不可取,但上述的事故,爭議之處就算不是顯而易見也可說是人之常情,而 有關官員的反應卻充份顯示官僚主義的心態絲毫未改。或許筆者錯誤理解問責制,但如果一切都仍是祇看規章程序,按本子辦事就萬事大吉的話,那麼問責官員和過 去的公務員有何分別?問責制度還不是改個名字而已,如此下去,特區的管治也就令人難於樂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