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3
平衡校園驗毒與學生私隱

 陳麗娜 

 
校園驗毒計劃近來成為城中熱門話題,社會對此議論紛紛,辦學團體指驗毒效果成疑;私隱專員警告,家長代子女簽同意書將會犯法。大埔區同學成立關注組,指驗毒計劃不尊重年輕人。社工和中學生發起網上群組,反對校園驗毒,聯署罷課。可是,港府高層對各界的反應,卻只是一味空喊口號,強調驗毒旨在幫助而非懲罰學生,又表示當局會「多管齊下」,邁向「無毒校園」。但卻提不出具體、切實可行的行動步驟,去消除各界的憂慮。
 
首先,我們要問的是整個計劃的目的是甚麼?行政長官曾蔭權強調整個計劃的目的是幫助而非懲戒學生;希望能提高阻嚇力,讓未墮毒海的青少年,更有理由抗拒來自朋輩的壓力和誘惑而吸毒;對已墮海的學生,則以專業方法助他們戒毒。然而,這驗毒計劃卻與其他國家和學校實施的有原則和理念上的不同。香港的驗毒將會是「全校參與」,而香港的國際學校和其他國家的經驗,卻是先有「合理懷疑」才請學生驗毒。有合理懷疑才進行驗毒的基本理念,是信任學生,認同大部分學生是沒有吸毒習慣。而「合理懷疑」亦不只是純主觀的感覺,亦應有一定的指標,如社工輔導學生/青少年時,會跟據一些行為指標(即所謂「合理懷疑」),以介定青少年是否需要接受服務,社工透過深化關係,導引學生自省自已問題/處境,誘發改善的動機。
 
「全校抽樣驗毒」的基本理念,是不信任學生,是認為「青少年都意志薄弱,可能會有吸毒習慣」。學校是教育的場所,是學生學習以準備未來,同時亦是發展自我,學習群體生活的地方。因此,營造信任和尊重的氣氛為年青人成長是個重要的元素。記住,我們要對付的是毒品,不是學生。學生是我們的保護對象,不是敵人,也不是嫌疑犯。任何措施,都要讓他們和社會其他人站在同一陣線,而不是把他們推向對面。其實筆者也和一些青年人討論過這問題,他們擔心這個計劃會在校內引致標籤和分化學生,並質疑抗毒應是整個社會的問題,為何現時的矛頭只針對他們,萬一校園驗毒計劃弄不好而營造了學校與學生之間的互相不信任,引致整個校園文化的惡化,出現的新困難遠遠超過毒品。
 
曾特首承認處理青少年吸毒的問題是「摸著石頭過河」,但根據現時的配套及自願驗毒的安排,我們根本連石頭都摸不到。社會普遍認為現時青少年吸毒的問題是需要解決的,也認為校園驗毒至少可以增加阻嚇作用,但問題是當驗到有吸毒的學生,校方會怎樣對待他們呢?是否機械式的要他們戒毒或是交由警方處理呢?學生的私隱又如何尊重呢?家長的位置和功能又會怎樣安排呢?學校、家長、學生當事人三者之間是怎樣的法律關係?沒有這些配套措施,採取大範圍的驗毒,一定馬上引起整個社會的更加不安。
 
不論是精神科醫生、校長、教師、家長、社工,都常常指出青少年吸毒並不是單一問題。他們的偏差行為是源於不信任、孤獨、自我形象低或其他心理因素,這些問題表徵除了是吸毒,伴隨的可能是家庭暴力、校園欺凌、援交、群黨、販毒、賭博等等,要解決這些現象,不能只靠自願或強制驗毒,或是強迫他們戒除陋習,我們更需要對他們關心及愛護,這才是真正的出路。

 

觀其邏輯,政府對待青少年濫藥問題,與十年教改的思維方式同出一轍。只懂得把各類評估、評核、視導等推往學校,卻從不正視多年來禁毒宣傳效能低劣、海關及警方把關不力、未能堵截毒品源頭等問題。驗毒計劃表面上是回應了市民訴求,實際上卻是不負責任之舉。學生驗毒與否,只是成年人了解問題學生的方法之一。如何在上游堵截毒品來源,在下游輔導問題學生,培養正確生活態度,才是政府打擊學生濫藥的治本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