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31
這個奧運有點重

這個奧運有點重                                                                           孔令瑜                                 

執筆之際,北京剛完成奧運的閉幕禮。過去的十多天,香港和中國的新聞媒體每天都在計算中國可奪得的金牌數字,不斷訪問金牌得主的感受、辛酸史甚至是愛情生 活。在這十多天亢奮的日子內,我們可有想過為是次奧運而付出沉重代價的同胞?奧運會在北京成功舉辦,卻是盛載著不少同胞的血和淚。有人因奧運而痛失家園, 有人因奧運失去出入境的自由,有人因奧運而被拘禁。興奮和熱情過去,我們有沒有想過香港又損失了甚麼?在奧運的舉辦和籌備過程中,我們是否真的只有得沒有 失?

首先,在金錢方面,中國北京奧組委在奧運開幕前,公布奧運的開支,包括城市基礎設施在內,過去七年就投入超過三千億元人民幣,其中北京奧組委的運作預算超過 二十億美元。香港雖然只是協辦馬術賽事,但本港所花的開支,亦甚為巨大。單是在沙田的奧馬比賽場地,就花費了馬會十二億元,而其中約一半設施,在奧運後將 被拆卸。除馬會外,政府為奧運亦大灑金錢,除了宣傳費逾二千萬元外,亦花費上千萬元準備交通設施,而所有設施使用兩周後就會被清拆。另外單單為比賽安排的 接駁巴士服務,就已花費逾千萬元。根據路政署文件,在大學站外設臨時運輸交匯處就花費六百九十萬元,而改裝路牌、擴闊路面等的工程,就花四百三十萬元,共 花一千一百二十萬元,而大部分設施都會在奧運後拆掉。

 

除了花費巨額費用,一些百姓也為奧運付上沉重的代價。據報導,在中國西藏各地,寺院的僧人於今年八月份被當局限制在寺院內不准上街,有些地方,晚上七點後更 必須關門。在北京的某類民居,包括一些太殘舊、有礙體面的民居,由於對美好景觀不利,對國家體面不宜,統統被拆遷了,連火車所經之處的次檔門面小店,亦不 能生存。結果百多萬人被迫遷移,且只能獲得很有限的安置與賠償,當局沒辦法讓居民重置家園和生活,令居民被迫搬到偏遠的地區,他們怨聲載道,卻申訴無路。

 

北京目前有超過百萬民工,當中幾十萬名民工子女,只有一半的人可以進入公辦學校,其餘的只有就讀於為數約二百多所、未經註冊的民工子女學校。這些學校很多都是建在未經批核的土地之上,臨近奧運,當局為了興建奧運會設施,或為了改善景觀,便有五十多所這類學校被關閉了。 根據中國憲法第41 條,人民有上訪的權利,所謂上訪,並非等於我們日常所見的示威、抗議,及遊行,而事實上,上訪者只是靜靜居於一處,悄悄往官府投訴、默默等候答覆,他們有 時需等候一年,甚至多年,他們多聚居於上訪村。北京當局在奧運期間,限制上訪的活動,禁止這些怨民外出,甚至把部分人押送家鄉,或被無理拘捕。為了舉辦奧 運會,中國人民最基本、最起碼的權利都被奪取。

 

從這個角度看來,當我們知道傳聖火夾道圍著的群眾都是事先組織好的,真正自發的被擋在後排,無緣見聖火一面,反而官方媒體不斷遊說熱情的民眾,回家看電 視是最佳感受聖火激情和迎接奧運開幕的辦法;在奧運開幕禮那天,北京竟然出動了兩架飛機和一千一百零四枚火箭彈,持續八個小時,將從西北面直捲向北京的雨 雲消滅,使鳥巢滴雨不下;讓小女孩在幕後代唱等等弄虛作假等事情,在偉大愛國主義的影響下,亦顯得見怪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