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4
泰式民主帶來的反思

泰式民主帶來的反思                                                                陳麗娜                               

 

兩年前,泰國時任總理他信遭遇政變被迫下台,兩年後,現任總理沙馬再度陷入同一個政治漩渦。一樣的對手,一樣的手段,動蕩還在持續。是次危機的深層根源除了 涉及城鄉矛盾的具體利益,也源自泰國獨特的民主政體。泰國人口約六千三百萬,其中約七成的是農民和城市草根階層。無論他信,還是沙馬均面向這部分民眾大力 推行惠民政策,在經濟理念上強調刺激消費、鼓勵出口、大力吸引外資的經濟開放政策。這些選民成為他信和沙馬贏得大選的關鍵性支持力量。而佔人口約三成的中 產階級、知識階層以及地方世襲領主等,則對他信勢力一味「討好」基層選民、損害中上階層的利益不滿,他們有的受到「惠民政策」的衝擊,利益受損;有的則在 政治上不滿他信、沙馬,認為他信和沙馬利用小恩小惠收買草根階層,純粹出于選票考慮。在人數上,他們處於少數,因此在每次大選中均難撼動他信勢力;但在經 濟上,他們控制的財富佔泰國經濟的八成以上,在政治、經濟和輿論上影響力更大,因此每次他們組織起來,總能對以多數票當選的政府形成巨大衝擊。

 

泰國的政局一而再出現亂局,除了各階層利益的衝突外,而其泰式民主政體對此也有影響。泰國是君主立憲國家,其君權自十三世紀建立,至一九三二年才受立憲制約,但此後四、五十年當中,君權雖然收窄,但憲政不彰,因為軍人經常左右政局,至2006年已發生了二十次的軍事政變。而這「多次的」的軍事政變,其實也發展出頗具「泰國特色」的軍事政變模式。一般而言,軍事政變組織先出兵佔領政府機關與電視台或電台。然後宣布已政變,如果成功晉見泰王,得到泰王的認可或默許,如此政變即算成功,否則則會失敗。

軍事政變本身就是一種體制外的行動,本來就是對現有體制的否定,而決定不惜以最極端的暴力形式—軍事行動—來否定現存的一切。軍事政變意味著暴力性的否定,所要建構的,是全面性的秩序。但泰國歷來的政變,幾乎都僅僅是以取代現行行政權力為 目的。然而作為權力性的至高代表,也就是泰國王室,基本上不但是不予挑戰,實際上是尋求其最終的支持以取得正當性與合法性。因此,每次行禮如儀的發動軍事 政變,佔領政府機關區、電台,公布政變文告,尋求泰王支持,既成了程序,也成了儀式。這個儀式,不單單是官方的模式,也成了權力合法化的表彰儀式。

從而,整個政體的更替與政權的交換,來自於對王室權威的信守與服從,這與西方國家的民主政體不相符。在西方國家有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要是出現對民選政體的爭議,一般交由司法機關解決。最為人熟悉的典型例子,自然是二千年美國總統大選,最終由聯邦法院對布殊和戈爾的問題選票進行裁決。這個協調角色在泰國則變成了軍隊和皇室。民主與法治,是整個民主體制的核心,從來不可區分。可是,沙 馬是他信支持者,聲言如果當選,將允許他信回國並解除對他的一切指控。故沙馬上任,泰國人民民主聯盟(反對黨)誓死反對,大半年來紛爭不絕,終於產生上周 的示威衝突。民主選舉是為了選取合適的人選為市民謀取公益,與一般市民一樣,不可持有特權,如他信真的是濫權和貪污,應當接受公正、無私和公開的審訊。

但另方面,反對派政黨及人士在大選後長期不肯接受選舉結果及進行抗爭,並在最近幾天把行動升級,集結大量民眾佔據總理府及多個重要機場,是想軍方再次出手, 為的是要透過軍隊的槍桿子推倒現任的沙馬政府,從而消除前總理他信的政治影響力。反對派逼軍隊出手的做法不但違法違憲,更會進一步破壞泰國的民主體制,更 會進一步強化軍隊的政治影響力,最終令泰國的政治發展出現嚴重的倒退。

民主並不只是一套移植過來制度。沒有一套注重程序正義的政治文化,民主便難以扎根。民主要成功,需要完善的法制杜絕政界與外間的利益交換。我們也需要有成熟的公民社會來進行監察。而強調程序正義的公民意識,更是不可或缺。